沈秋筠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这里沈榆,表字秋筠。
请多关照。

头像感谢@白船桨手!您是卡密呜呜呜。

mcyt简中冷门角色爱好者,近期Last Life/Hermitcraft关注中。
推Punz/Grian/Scar,给点.jpg
CB专精,基金会爱情观后遗症保持。
文风非常多变,是个无情片段扩写机,能联网会联想的那种。
在什么圈子都能精准吃到根本不会有粮的冷cp并自产自销把一众倒霉蛋带入坑但不包售后。
QQ:2234945042 不擅长主动发起聊天,但会认真回复,除此之外是个躺列选手,慎扩。
扩列请备注lof

昨天突然深夜迷思后搞的亮兄弟填词(对不起Mikell),已投稿b站(BV1D341137L1)

BEGINNING.

原曲:《盗将行》

填词:沈榆

演唱:ACE荼鸢


彩笔涂抹笑颜

麦香悠悠飘远

等那雨幕悄然遮眼

模糊天地一线

惨白灯光隔绝

陌生熟悉视线

羸弱身躯刻蚀心弦

爱意深绵难言


记忆痴缠不解

脑中徘徊不前

安然微笑度余年

思绪尽数冻结

大雨孤等何年

挣扎梦中泣血

埋葬温柔苦痛难眠

碎裂深红一点


善意困厄茫然

存在寄于档案

痛苦共尝伤痕独揽

画作中家何在

身死魂魄不灭

轮回淡却羁连

谁非相同炽热心血

推门尘埃扬天


纸...

【scp/谱号亮情人节12h企划 13:00】黎明

BEGINNING.

露珠静坐在清晨的枝头,蛰伏着,汇聚着,猝然滚落,摔作微不足道的绚烂。

而后新的液滴仍在此汇聚。


被哪个混蛋按在墙上对于Bright来说并不是多么罕见的情况,无论是哪一种混蛋,尤其是眼前这个混蛋。

“嘿,我承认我是不应该把你的薄荷糖塞进枪口。”Bright高举双手,嬉皮笑脸地看着面前面色阴沉(真的吗?他甚至还在笑)的家伙,“你要怎么处置都无所谓啦,不过仅限这一副身体哦。”

Clef眯起双眼,枪口在Bright的喉结上缓慢地摩擦,从Bright的表情来看这并不舒服,但他当然不会在意这点细节:“仅限……这幅身体。”他更加缓慢地说,声音低沉如模糊笑意。他又重复了一遍...

【scp/亮中心】残星

        一些生日bot冒头,意思是今天是我自己的生日(?)

        BEGINNING.

     0.

        他回过头,寿命耗尽的黯淡星星在极遥远的地界划过稀薄星云,燃烧成灰烬。

     1....


【SCP/Draven&Kondraki】1A.M.

又是狂野速通生贺(……)

BEGINNING.

Draven坐在书桌前,安静地。深沉的夜色与逐渐远去的噪音没有唤醒灯光的迹象,于是剩下的只有宁静悠长的呼吸——他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否仍从越发强烈的睡意中保持着清醒。

特工并不拥有普遍意义上的节假日,就像异常和比异常更异常的同僚们不会看在耶稣的面子上在安息日停止兴风作浪。严格来说从前一个任务完成的傍晚到下一个任务开始的第二天清晨也不能算是一个假期,但Draven还是忽视了队友的劝告请假回了这趟家。

不算宽敞的房屋里属于人的气息很少,Draven想这大概是因为365天里有360天都不会有人造访这里,这个占比可能更高一些,完全取决于他自己的忙碌...

在昨晚的心血来潮下花两个小时搞了新的亮中心填词和本意练透视苦于不会上色的封面,已投稿B站(bv1Km4y1D72T)

BEGINNING.

原曲:《山河令》

填词:沈榆

演唱:ACE火涟


书写千页的篇章

总接续 又一话 

时光亦如旧模样

光怪陆离的神话

也难逃 尘与沙

谁又见证过风化

形单影只的恐慌

溶解于 醉意下

便如同泡影蒸发

无终的 剧场

怎称赢家


通讯断 无尽暴雪

将心火埋葬

阴暗囚牢 等待着罪罚

至亲散 雨落屋檐

铁壁如天涯

旧时眉眼 换累累伤疤...

【scp/亮中心】迷航

垂死病中惊坐起)我竟然才知道今天是亮的生日……趁着看mcc的时候潦草摸了(……)

BEGINNING.

沉寂的宇宙深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着冰冷的虚无,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存在于此。无数单调而枯燥的数据流过信息层,像萤火虫的光点汇聚成流星,燃烧着飞越大气层,携着余火冲击行星,留下显著的印记。

名为Jack Bright的意识已经失去了时间。

这是很奇特的现象,一个意识本应该在漫长到没有一个适用的单位进行描述的时光面前被轻易地磨灭,但那枚如今不知失落在何处的红宝石护身符仍然忠实地履行着一名狱卒的职责——或者以一个Bright从来嗤之以鼻的说法,庇佑。它并非也未曾是遮风避雨的庇护...

虽然大概没有人记得,是很久以前的填词

因为是第一次尝试虚拟歌姬,挺多地方的处理其实不太满意,请多包涵

封面是自己摸的所以很拉,已投放b站 BV1R341147D7

请留下您的意见与反馈plz,这对我很重要.jpg

【scp/玻璃中心】萤灯

       5.5,Glass生日快乐。

       BEGINNING.

    0.

       漫步行走于平原大荒,萤灯是唯一的光。

    1.

        旅途跨越大半个格外短暂的夜晚,自颠簸寒流而下的机翼微幅颤动,缓缓停止的滑行终末是长久...

【scp/谱号亮】雾海

        BEGINNING.

        “他们启动了计划,我是执行人。”Bright靠着玻璃幕墙望深黑静谧的天空,“我是来找你要瓶酒的。”

        “我可不是你的酒窖,Jack。”康德计数器无助的呜咽淹没于低哑的笑声。来自勃艮第的葡萄酒出现在Bright手里,玻璃瓶碰上镂空的白金,似叮叮当当的风铃,“来点果汁吧,当做你不会再来打扰我的谢礼。”...

【scp/谱号亮】随笔118

       BEGINNING. 

       “我猜这会儿末日真的到了?虽然我们经历过的末日可不少了。”

       站在墙头的人没有理会那讨厌声音的大喊,他远远地望着远处的火焰,缠在腕上的银链垂下近火焰般灼热的红色宝石。

       “如果我是你就会跳下去,Jack。”此时遥远的声音剪切到他身边的时空...

© 沈秋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