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筠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这里沈榆,表字秋筠。
请多关照。

头像感谢@白船桨手!您是卡密呜呜呜。

mcyt简中冷门角色爱好者,近期Last Life/Hermitcraft关注中。
推Punz/Grian/Scar,给点.jpg
CB专精,基金会爱情观后遗症保持。
文风非常多变,是个无情片段扩写机,能联网会联想的那种。
在什么圈子都能精准吃到根本不会有粮的冷cp并自产自销把一众倒霉蛋带入坑但不包售后。
QQ:2234945042 不擅长主动发起聊天,但会认真回复,除此之外是个躺列选手,慎扩。
扩列请备注lof

久违地整点怪东西,这次为此负责的是伊原 @伊原是海边追寻者 (?)

【mcyt/Punz&Purpled】Seeking

p家兄弟设出没。

BEGINNING.

这不是Purpled第一次来这间酒吧。正如白昼与黑夜从未影响被酒精麻痹了的神经,冬夏的交替似乎也从未改变过这里。

事实上还是有变化,总有些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另一些人悄无声息地消失。并非意味着无人问津,不,盯着任何一个方向的眼睛在任何时间都多的是,热衷于各种闲事的眼睛们让灯下黑听了都得愤懑一声挂逼。只是没人在意,正如没人在意这位刚刚成年看上去还有几分青涩的男孩儿点了一杯火龙果苏打酒,同样的,没人在意调酒师的制服已经为自己更换了一个填充物。

调酒师沉默地把果酒推给他,酒液在圆润的玻璃中晃荡,反射令人缭乱的光。Purpled单手撑着头,另一只手轻轻晃悠...

【dsmp/Punz&Purpled】Swap

        垂死病中惊坐起)拼一拼……勉强是一点同人原料……

        一点慢通就是说(……

        BEGINNING.

        “这就是你的想法吗?”

        在通...

【mcyt/Punz&Purpled】Divergence

        逻辑破碎ooc横行,是某些奇怪的东西。

        我在这个tag一天,薯条的未来就不会倒!【激情】

        BEGINNING.

        “只要有足够的钱,你什么都会做是吗?”...


【mcyt/Punz中心】Vortex

Punz中心向,有雇佣兵兄弟设定。

微赛博朋克,但是很四不像。

BEGINNING.

1.

暗色的叶与枝条以迅疾的速度生长,植物粗暴地覆盖布满高楼大厦与闪着灯光的广告牌的世界,根系深深地扎在土壤或是腐烂的血肉之上,没有人在乎。

重工业污染给这里带来了最深的灾难,当然,在这里挣扎的只有底层的寄生虫而已,生与死的界限那么模糊,甚至很难说生者与死者孰者更为幸运。

极其糟糕的环境条件注定这里的规则只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没有人会对酒吧中坐在自己身边的人突然被一枪爆头而感到惊恐,人们咒骂或者大笑,震耳欲聋的节奏性的音乐也从不停止。

更没有人会在意在舞台令人目眩神迷乃至头晕眼花的灯光与黑暗的...

【SBI&Punz&Purpled】Carnie

P家兄弟+SBI,又是和风城@Larvivora cyane 聊天的怪东西,她得为这里出现的怪东西负一半责任.jpg

只是一些沙雕东西合集小段子,用以,呃,陶冶情操,大概。

BEGINNING.

1.

对于Purpled来说,游乐园是陌生的。

宽敞的大门,五颜六色的气球与彩带,播放得震耳欲聋的音乐与招客词,几乎让他听不清楚身前的工作人员在说什么。

“我们的优惠券只发放给未成年人,先生。”工作人员职业性的笑容也带上了几分尴尬,他沉默地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给他鼓励的眼神的亲哥,除了深呼吸之外找不出任何不把这人暴打一顿的方法。

“我确实未成年。”这几个词简直是从Purpled...

【dsmp/Punz&Purpled】Icecream

是白鹿老师@喜怒无常 的点文!低技术力高不知所云TT

BEGINNING.

Purpled知道他的亲哥一直对某些风格与他的雇佣兵人设完全不符的东西有着奇怪的执念,比如说这人的口味已经不能用偏甜来形容,要准确地说的话大概是没有工作的情况下一天不吃甜食就会逼逼叨叨的烦人状态。

比起酒吧一类的地方,Punz更容易在甜品店内被找到,不管是Niki的面包店还是Bad的现场烘焙,这人都很擅长过去蹭吃蹭喝。

所以当Punz把冰激凌打折券塞进自己手里用他那双充满希望的蓝色眼睛望着自己的时候,Purpled除了感到这人下限果然深不可测之外一点都不惊讶。

“上次他们开出了一折的价码让我去帮忙,...

【dsmp/Punz&Purpled】Dessert

p家雇佣兵兄弟私设。我又来水更新了。

BEGINNING.

Punz其实不太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在工作之外没什么生活的家伙,主要原因是他曾经以此为由嘲笑过Purpled在放下剑之后竟然宅在家里学习高数的行为。某种意义上Punz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在大量的战争与隔阂发生之后,他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只是待在他的高塔的最顶端打游戏或者发呆,看着窗外红色的藤蔓摇晃着试图钻进来。当然他会处理掉进入内部的藤蔓,但是攀附在外的部分,天哪,谁有那个闲情逸致定期高空作业来铲除那些会造成伤害的植物呢。

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样,Purpled完全不会在没有事情的情况下来拜访他,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大概从L'manburg...

【dsmp/Punz&Purpled】Mulberry

       还是p家雇佣兵兄弟设:p

       没什么特殊意义的小片段,只是想尝试一下写些没有戾气的东西。

       BEGINNING.

       夜晚总是酒吧生意最好的时刻,负光灯和彩灯的重合领域让世界被切割得支离破碎又目眩神迷,Purpled不常来这个地方,他一直坚持这儿的人多多少少有点精神问...

【dsmp/Punz&Purpled】Profit

       因为Q的第三场Lore让我的Q中心难产了所以来写点别的东西。

       依然P家雇佣兵兄弟设,只是散步和友好日常。

       BEGINNING.

       “我加入了Las Nevadas。”Purpled躺在草坪上仰面望着树叶阴影间的Punz。...


© 沈秋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