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筠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这里沈榆,表字秋筠。
请多关照。

头像感谢@白船桨手!您是卡密呜呜呜。

mcyt简中冷门角色爱好者,近期Last Life/Hermitcraft关注中。
推Punz/Grian/Scar,给点.jpg
CB专精,基金会爱情观后遗症保持。
文风非常多变,是个无情片段扩写机,能联网会联想的那种。
在什么圈子都能精准吃到根本不会有粮的冷cp并自产自销把一众倒霉蛋带入坑但不包售后。
QQ:2234945042 不擅长主动发起聊天,但会认真回复,除此之外是个躺列选手,慎扩。
扩列请备注lof

久违地整点怪东西,这次为此负责的是伊原 @伊原是海边追寻者 (?)

【mcyt/Punz&Purpled】Seeking

p家兄弟设出没。

BEGINNING.

这不是Purpled第一次来这间酒吧。正如白昼与黑夜从未影响被酒精麻痹了的神经,冬夏的交替似乎也从未改变过这里。

事实上还是有变化,总有些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另一些人悄无声息地消失。并非意味着无人问津,不,盯着任何一个方向的眼睛在任何时间都多的是,热衷于各种闲事的眼睛们让灯下黑听了都得愤懑一声挂逼。只是没人在意,正如没人在意这位刚刚成年看上去还有几分青涩的男孩儿点了一杯火龙果苏打酒,同样的,没人在意调酒师的制服已经为自己更换了一个填充物。

调酒师沉默地把果酒推给他,酒液在圆润的玻璃中晃荡,反射令人缭乱的光。Purpled单手撑着头,另一只手轻轻晃悠...

【dsmp/Punz&Purpled】Swap

        垂死病中惊坐起)拼一拼……勉强是一点同人原料……

        一点慢通就是说(……

        BEGINNING.

        “这就是你的想法吗?”

        在通...

【Purpled10.24生贺24h第16棒】Birth

上一棒:@Helios

下一棒:@zzz 

Purpled中心,有p家雇佣兵兄弟私设,但是这不重要。原作向,但是扯淡浓度很高,所以也不重要。

BEGINNING.

就像大多数人知道的那样,Purpled有一架UFO。依循人类的想象力建筑的UFO并非尖端的外星科技而只是徒有其表的壳子,甚至只能由有色玻璃支撑着,可悲地被钉在半空。

也像很多人知道的那样,Purpled鲜少住在他的UFO中,他更倾向于待在脚踏实地的地方,至于是简陋的棚屋,或者田园的农舍,他并不在乎。四处奔波的雇佣兵往往居无定所,就像他名义上的哥哥那样不见踪影。

但像几乎没有人知道的那样,Purpled对于他的雇...

【mcyt/Punz&Purpled】Divergence

        逻辑破碎ooc横行,是某些奇怪的东西。

        我在这个tag一天,薯条的未来就不会倒!【激情】

        BEGINNING.

        “只要有足够的钱,你什么都会做是吗?”...


【mcyt/Punz中心】Vortex

Punz中心向,有雇佣兵兄弟设定。

微赛博朋克,但是很四不像。

BEGINNING.

1.

暗色的叶与枝条以迅疾的速度生长,植物粗暴地覆盖布满高楼大厦与闪着灯光的广告牌的世界,根系深深地扎在土壤或是腐烂的血肉之上,没有人在乎。

重工业污染给这里带来了最深的灾难,当然,在这里挣扎的只有底层的寄生虫而已,生与死的界限那么模糊,甚至很难说生者与死者孰者更为幸运。

极其糟糕的环境条件注定这里的规则只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没有人会对酒吧中坐在自己身边的人突然被一枪爆头而感到惊恐,人们咒骂或者大笑,震耳欲聋的节奏性的音乐也从不停止。

更没有人会在意在舞台令人目眩神迷乃至头晕眼花的灯光与黑暗的...

【SBI&Punz&Purpled】Carnie

P家兄弟+SBI,又是和风城@Larvivora cyane 聊天的怪东西,她得为这里出现的怪东西负一半责任.jpg

只是一些沙雕东西合集小段子,用以,呃,陶冶情操,大概。

BEGINNING.

1.

对于Purpled来说,游乐园是陌生的。

宽敞的大门,五颜六色的气球与彩带,播放得震耳欲聋的音乐与招客词,几乎让他听不清楚身前的工作人员在说什么。

“我们的优惠券只发放给未成年人,先生。”工作人员职业性的笑容也带上了几分尴尬,他沉默地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给他鼓励的眼神的亲哥,除了深呼吸之外找不出任何不把这人暴打一顿的方法。

“我确实未成年。”这几个词简直是从Purpled...

【dsmp】Nox-番外

私设半架空监狱paro,人物较多,倾向全CB向,但支持CP自由心证。

BEGINNING.

距离惊天动地耸人听闻的潘多拉之牢重大失误这种新闻的过气已经将近半年,暂且不提互联网记忆本就短暂,关押着一群烂人的监狱即使垮塌当然也没有人会予以同情。连带着那些不幸在监狱中工作的人也一同被忘却,而后夏季如约而至,把沉重的冬抛在身后。

Ranboo总是尽力避免自己回想那个时候的事情,但他仍常常梦见除了没有冰冷触感之外都与真实无异的手铐束缚住他的双手,深绿色的眼睛是太遥远的距离,他甚至不值得让对方感到失望。他也总会把握在对方手里的手机屏幕看得清晰,色彩艳丽的暴雪预警就那样躺在平面的世界里,致命的宁静。...

【dsmp】Nox-13(完)

私设半架空监狱paro,人物较多,倾向全CB向,但支持CP自由心证。

BEGINNING.

『“你是说这件事情真的是他干的吗?”

“我没法确定,但是,瞧,他都已经派人出来追杀你了,如果不是那样,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但是他,他不可能对……他发什么神经啊?”

“不管他发什么神经你可跑快点吧!待在这里可是很容易被追上的。”

“我觉得……至少应该和他讲清楚,不管怎么样,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啊。”

“虽然我确实不清楚你们之间的相处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完全是想杀了你的样子吧!嘿,别再开玩笑了!难道你还不知道站在对立面的时候那家伙有多可怕吗?”

“但他怎么可能一口咬定是我——我他妈当时甚至...

【dsmp】Nox-12

私设半架空监狱paro,人物较多,倾向全CB向,但支持CP自由心证。

BEGINNING.

从明显的震动开始侵袭地面的那一刻Techno就感觉到不妙了,隐约的引爆声和火光精准地牵动了他的神经,Techno同样熟悉各种爆炸物,但分析不是他此刻要做的。几乎与瞬间他弹起来,望向摇摇欲坠的随时可能塌方的通道。

Tommy刚刚跟着Fundy离开没有多久。Techno想,Wilbur无法辨认的支离破碎的躯体又一次占据他的脑海,无论这是一场豪赌还是博弈,Techno承认自己有点害怕直接或间接目睹他的弟弟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

顾不上防范狱警,他趁着骚动离开了属于自己的牢房。剧烈的震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 沈秋筠 | Powered by LOFTER